财会监督与纪检监察监督协同 坚决整治医药领域腐败

2021-04-15 09:48       网络整理

  19家违规药企被处罚 财会监督与纪检监察监督协同发力

  剑指药企带金销售

  针对群众长期反映的药价虚高顽疾,有关部门再度出手。

  4月12日, 广东资讯网,财政部发布会计信息质量检查公告,对19家医药企业作出行政处罚,其中2家为A股上市公司,恒瑞医药更是一度高居医药板块市值榜首。

  药价虚高,根源是什么?如何化解?如何更好发挥财会监督作用?

  医药企业费尽心思套取资金,“倒腾”出高额销售推广费用,塞进医药代理腰包

  4月12日下午,财政部与国家医保局的首次联合执法“战果”初显。财政部监督评价局二级巡视员刘峰从三方面总结道:“经过检查,摸清了药价虚高的成因,震慑了医药企业带金销售、哄抬物价的违法行为,保障了药品集中带量采购等重大改革的顺利推进。”

  “带金销售”,是指医药企业通过给予处方医生、有进药决策权和影响力的人士回扣,以此谋取交易机会或竞争优势的不当行为。药企在制定药品投标价格时,这部分商业贿赂“成本”自然会计算在内。

  此次受罚企业中,上市公司恒瑞医药、步长制药被直接点名,上市公司上海医药旗下4家企业及华润三九、复星医药旗下各1家企业均被通报。此外,全球医药巨头法国赛诺菲、德国默克的下属企业均被处罚,跨国药企礼来公司的下属企业也涉及其中。

  受罚的19家药企中,共有三家违规金额过亿,依次是华润三九子公司深圳华润三九医药贸易有限公司1.64亿元,江苏豪森药业集团有限公司超过1.5亿元,江苏万邦医药营销有限公司1.4亿元。

  《中华人民共和国会计法》第九条明文规定:“各单位必须根据实际发生的经济业务事项进行会计核算,填制会计凭证,登记会计账簿, 中国科创新闻网,编制财务会计报告。任何单位不得以虚假的经济业务事项或者资料进行会计核算。”受罚药企问题基本都出在违反这一规定。

  记者梳理财政部公布的行政处罚情况发现,问题主要集中为以下几类:

  一是使用虚开发票、票据套取资金体外使用。如北京诚诺美迪科技有限公司使用无关人员的机票、发票报销冲账并套取资金,涉及金额91.51万元。通化玉圣药业有限公司以虚假发票列支业务推广费用,涉及金额170万元。

  二是虚构业务事项套取资金。虚构业务事项集中在学术研讨、经验交流、市场调研、咨询等方面,但往往漏洞百出。如赛诺菲(北京)制药有限公司2018年列支医学领域的学术研讨或经验交流会议费1.49亿元,“参会”相关医生表示会议不真实或未参加会议,涉及金额93.82万元。

  三是账簿设置不规范等其他会计核算问题。如礼来(上海)管理有限公司使用电子计算机进行会计核算,未按照国家统一会计制度的规定设置总账、明细账等会计账簿。

  药企费尽心思利用医药推广公司套取资金,“倒腾”出高额销售推广费用,只为了能塞进医药代理的腰包。如江苏万邦医药营销有限公司2018年支付个人代理商销售推广费用1.4亿元,凭证后附部分发票由与该公司无实质业务往来的第三方公司开具。山东步长制药股份有限公司以咨询费、市场推广费名义向医药推广公司支付资金5122.39万元,再由医药推广公司转付给该公司的代理商。

  药企销售费用畸高,助长了药价虚高之风

  此次药企“查账本”, 中经融媒网,始于两年前。以康美药业涉嫌财务数据造假,步长制药等龙头药企因销售费用过高遭证监会问询等事件频出为信号,一场来自财税部门的医药行业整顿随之开始。

  2019年6月4日,财政部宣布开展2019年度医药行业会计信息质量检查工作,共涉及77家医药企业。

  财政部强调,此次检查为对医药销售环节的“穿透式”监管,将延伸检查关联方企业和相关销售、代理、广告、咨询等机构,必要时还会检查医疗机构。这意味着,检查将以这些企业为中心,辐射整个医药行业生产、流通、使用全环节。

  财政部有关负责人介绍,受疫情影响,行政处罚结果公布时间由去年延至今年。这次针对医药企业的检查是由14个监管局和31个财政厅(局)共同完成,本次公开的是由财政部有关监管局检查的药企,其余各省的处罚还在进行。检查发现的其他违法违规问题,移交主管机关处理。

  专家指出,此次财政部和国家医保局的联合检查,是从会计信息质量检查角度助力医药改革、提升人民群众满意度和获得感的一次行动,检查对医药企业违规行为起到了震慑作用,也释放出加强财会监督的信号。

  实际上,医药企业销售费用过高、研发投入不足一直是行业通病,销售费用畸高也是医药行业的“雷区”。

相关推荐
频道热图